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 > 扬州 >正文

20余件史料再添日军攻占扬州罪证 酒杯上印有扬州周边地区地图

来源: 扬州网-扬州晚报   作者:  2017-12-12 10:22:01

  日本侵略扬州后发行的《镇江与扬州》一书封面和内页

  日本侵略扬州后发行的《镇江与扬州》一书封面和内页

  日本占领扬州后使用的邮戳

  日本发行的占领区纪念酒杯,印有扬州周边地区地图

  日军侵略扬州后颁发的县民证,即俗称的“良民证”

  日本侵略扬州后发行的《镇江与扬州》一书封面和内页

  明天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昨天,市收藏协会红色文化收藏专委会携二十余件抗战时期珍贵史料亮相,这些日军暴行罪证有抗战期间日军发行的《支那事变画报》,黑白历史照片定格了日军占领下的扬州城;有魔爪下的扬州人躲避战乱途中写下的流亡日记;有当时日寇发行的占领区纪念酒杯,酒杯上还印有扬州周边地区地图……一件件实物无声地痛诉了日军侵略占领扬州期间令人发指的行径。

  展览初衷

  20余件藏品揭露侵华日军暴行

  1937年12月13日,从镇江方向过来了大批日军侵占了扬州,2日后日军占领仪征、仙女庙(今江都),1939年又先后占领宝应、高邮。至此,扬州及各县县城全部沦陷。残暴的侵华日军实行“三光”政策,疯狂屠杀扬州人民,烧毁民房,抢劫财物,强奸残害妇女,其残暴程度令人发指。尤其是在扬州地区制造了一些惨案,如“万福桥惨案”、“仙女庙惨案”、“天宁寺惨案”、“高邮惨案”、“寡妇圩惨案”等等。这不仅给扬州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而且大肆掠夺财物,严重破坏了扬州的经济发展,扬州人民深陷水深火热之中。

  “忘记了历史意味着背叛,扬州人民应该永远记住这座城市的蒙难日,这就是我们举办这次展览的初衷。”据市收藏协会红色文化收藏专委会会长李颖舟介绍,这次展览首度借助网络平台开展,集中展示了十多位会员手中的二十余件抗日题材藏品,汇成专辑,其中不乏日军侵占扬州的珍贵实物,“希望幸福的扬州人通过这次展览能牢记历史、不忘过去、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牢记历史教训,不忘战争给人民带来的苦难。”

  藏品揭秘

  日军发行书籍明确扬州沦陷时间

  这些史料中有大量日本当年发行的书籍、报刊,以文字、图片形式再现历史真相。其中有一份日军侵略扬州史料,是昭和十六年(1941年)由华中铁道发行的《镇江与扬州》,此书详细记录了日军侵略扬州的部队、时间。并记录有当时扬州的行政、教育、交通、名胜等。

  华中铁道股份有限公司是1939年日本在上海设立垄断华中地区铁路事业的组织。书中记载了昭和12年(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占扬州,明确了扬州城被日军占领的时间。

  此外,藏品中还有一份在日寇侵略下,苏北地区一位年轻知识青年投笔从戎,从事抗日救国运动的自传。李颖舟介绍,这是研究新四军抗日战争时期苏北地区(扬泰地区)史料的珍贵实物。

  《一位扬州地区知识青年参加共产党抗日队伍的老兵自传》系抗日先辈新四军丁皓东民国(解放战争时期)自传手稿,内容为日寇入侵。作者在1938年二月于江都大桥镇报名参加抗日军政学校二期学习。参加了1940年日寇扫荡江都郭村的战斗。在日寇的扫荡封锁下和反动顽固派泰州李明扬部大肆破坏下,积极的为党组织到江边(大桥-仙女庙一线以南夹江以北地区)开辟党的组织,并组织锄奸队,在文中,作者对侵略者的描述只有两个字“鬼子”。

  日军发行占领区酒杯有扬州地图

  诸多藏品中,不乏日军侵占扬州后发行的通行证、县民证等,其中有日本邮政发行的纪念戳、日军侵占扬州后发放的县民证、日军侵占扬州发的粮食配给证,还有在日军控制下,扬州老店“大康布号”货物运往扬州城的许可通行证。

  其中一部“流亡日记”值得一提,这本日记的主人是一位1900年出生的扬州人,日记中记录了他的妻子一家人1937年在扬州公道桥躲避日本侵略军逃难的悲惨经历,其中的《公道桥避难记》是1955年5月24日,根据其妻子志英口述所成,这是一本十分少见的日军侵占扬州城罪证。

  抗战期间,日本发行了占领区纪念酒杯,毫不掩饰嚣张嘴脸,其中就有包括扬州在内的周边地区地图,专家认为,这样的藏品较为少见。

  日军发行报刊完整记载扬州战斗

  藏品中有一份保存完好的《支那事变战迹の刊》,分为上、中、下和四共4卷,深蓝色封面,书长13.5厘米,宽10厘米,每卷320页。

  书中详述了1937年7月到1938年7月日军侵占我国大部分地区,共计200多次战斗的实况。除此之外,还有相关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情况,其中涉及扬州的有风景介绍、战斗过程等。

  “扬州按照地理位置而言是座有名的古都,由于依靠运河交通极为便利,因而扬州自然成为附近地域盐的集散地,去河南、安徽省等内地也要经由扬州。”在该书介绍扬州的一段中记录道。不仅如此,对扬州平山堂、大明寺、五亭桥等风景建筑,也有相关文字详解。

  “占领镇江后,天谷部队在(1938年)十二月十三号黎明从同地附近前进,快速在扬子江北岸突然登陆,赶在对方之前,于施家桥附近击破对手并攻打扬州城。此时,在镇江攻略战中协助的两支部队,于十三日黎明在扬子江北岸成功登陆,消灭了残余力量。十四日凌晨2点40分,攻进了扬州城。”在名为“扬州的战斗”一篇,详细记录下了日军侵占扬州的时间。

  “(1939年)十月一日各部队晚上一起进攻抢夺,北上进入大运河和邵伯湖,二日上午7点40分,高邮地区被占领。”有关“高邮作战”的文字中,也有如此描述。

  此外,抗战期间由日军发行的《支那事变画报》,有大量日军占领下扬州城的照片,较为难得一见。

  史料记载为抗日捐躯的扬州烈士

  有压迫的地方必有反抗!藏品中的一份1935年扬州《江北公论报》,强烈呼吁“抗日须下决心矣”!“九·一八”事变,日寇拉开了侵华的序幕,“七七事变”标志着日寇的全面侵华。在国内,普遍弥漫着“速亡论”的消极口号,毛主席适时推出光辉论著《论持久战》,指明了抗日战争的长期性、艰巨性,最终论断胜利会属于中国人民。

  在1935年的扬州,馆址在彩衣街的《江北公论报》社撰写了“抗日须下决心”之社论。“日本因东三省的前车之鉴,,将我国轻视到底,因此又作第二步之侵略,觊觎我华北……民众们!注意一鼓作气四字啊”。也是扬州“坚决抗战”之历史最强音之见证!

  一批扬州籍“抚优条例颁布前牺牲病故革命军人革命工作人员家属申请抚恤登记表”(抗战期间)及抗战老兵证明书,也在这次亮相的红色藏品之列,登记表有牺牲人员姓名、入伍时间、所在部队、牺牲前任职、工作经历、牺牲时间地点、证明材料等。

  根据记载,此批抗日捐躯之扬州籍烈士有徐贵、左大荣、王承恩、柏士宏、吴宝发等。“记住英烈的名字与他们的光荣事迹!没有他们的流血牺牲,也换不来我们今天和平与幸福的生活。”李颖舟说。

原标题:20余件史料再添日军攻占扬州罪证 酒杯上印有扬州周边地区地图

标签:

编辑:郑亚群

版权和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为"交汇点、苏州热线及其子报"或电头为"苏州热线网"的稿件,均为苏州热线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苏州热线网",并保留"苏州热线网"的电头。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苏州热线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集团简介│集团导航 | 广告资费 │ 征订指南 │ 联系我们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江苏苏州热线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
苏ICP备05012207  国新网许可证:3212006002
苏州热线传媒集团主办